抽象得不得了的 Sean Scully

Sean Scully

玩抽象的艺术家似乎都很牛逼,都是大师,要不就没人记得你。「抽象」这词有点像「第二十二条军规」,它总是处于模糊的状态,你也搞不懂人家到底想的是啥。

月初去广东美术馆看了爱尔兰人肖恩.斯库利(抽象主义绘画大师)在广州开的个展。第一次见识到,只用线条,方块和网格来画一切的人。你能想象这是抽象到什么程度了。

画人,肉体,感觉,风景,静物,各种场景……都是线条,或方块,网格构成的画面,加上视觉技巧及边缘类的颜色,传递着那些永远「模糊」的「表达」。

欧洲人用一横加一竖(十字架)来表示一切(我们中国则用八卦,从无极到太极到四象再到八卦)。一,只有一,这便是初始和最终的状态。无论是横行还是直落都是到达哪同一个地方。

这家伙竟然还运了重量 N 吨的钢铁过来…这就是他表达自己眼中的中国的作品《中国堆砌》,这是一幅由多个黑色钢架叠加堆积起来的沉重作品。这个作品非常有力地的表达出了现代这个「中国」的方方面面。

一座城市里的过客

故事一:

Murphy 这次每天都背着背包去上班了,之前的话这是绝对不可能。虽然周围的环境变了,但每天的中晚餐问题依然让他苦恼于如何选择,实在是没什么胃口。所以,选择吃什么就成为将就当天的胃口要求。为了避免重复地吃同样的东西,Murphy 会跑去路边的 McDonald 点一份板烧套餐加一根甜筒。一直以来 Murphy 到 McDonald 每次都是点这样的食物,一来合口味,二来还算经济。

把薯条(特别是刚炸好的)沾上雪糕吃便是他的最爱,每次都非常暗自得意自己发明了这种吃法。当 Murphy 坐在靠墙尽头边上不慌不忙地吃下这顿晚餐时,McCafe 的女孩过来收拾已离开的食客们的餐桌。Murphy 注意到了,后面两人的目光便碰上,对视后给 Murphy 留下深刻印象。这是一个比较文静的女孩子,给人予平静的感觉,气质明显和周围的人不同。特别是她的微笑给 Murphy 留下了至深的印象。

Murphy 下班后又来 McDonald 叫上同样的食物,解决这天的晚餐。在排队点餐时 Murphy 一直低头在玩他的手机,突然发现 McCafe 的女孩从身边走过后并站在旁边。这次她们两的目光再次遇上,双眼对视着,而且好几次,当她站到后面时 Murphy 特意转过身,随后两人的目光再次遇上。Murphy 这次特意选了一个靠近 McCafe 一边的座位,希望可以在此见到她出现在视线之内。如愿以偿,女孩在 Murphy 的眼前来回出现,每次两个的目光都会对视在一起。Murphy 的心理隐隐约约地泛起了涟漪、一些希望。Murphy 离开时两人都互投了目光。

此后,Murphy 去 McDonald 更频繁了,希望见到该女孩便成为了他最好借口或理由。事实上他去 McDonald 就是为了能见上她。几天后 Murphy 发现每次来都未能见到她的身影。为了求证是不是她上班时间更改了,他便尝试早、中、晚时段分别跑过看她在不在,可惜依然不见她在,Murphy 感到失望,甚至认为她休假了,后面每次来也依然不见女孩的踪影,McCafe 已经换上新服务员。

或许在她们那些仅有对视的目光里,女孩已经在诉说:「我就要离开了」,谁知道未来会怎样。当然啰,Murphy 还是盼望着某天来 McDonald 时她又再出现,只是这或许永远不可能。

故事二:

有那么些天的日子,Peter 没有在车上遇见这位女孩,应该是大家的时间错开了。但今天在同样的地方女孩再次出现了,Peter 感到像是遇到了已熟悉的朋友一样。把目光移过去时,正好也遇上女孩的目光。看着她哪明亮的大眼睛,Peter 不好意思地立马转过头来。

Peter 边听着 Aretha Franklin 的 I Don’t Know You Any More、I’m Wandering 眼睛呆滞地看着车窗外,精力集中在欣赏这些自己非常喜欢的音乐。还时不时扭头往后看她一眼。下车时 Peter 已经在听着 The Veils 的 Iodine & Iron,曲子里面哭泣般的 Guitar Solo 撩起了他的心弦。没走几步女孩就看过来了,这次 Peter 没主动把目光移开,而是等女孩主动移开。边走心理边想,为什么我们不能做个朋友呢?这么多的人们擦肩而过,既然相遇那就是多么不易啊,如果日后再次相遇的话,就主动跟她打招呼,并告诉她--我们应该做对朋友。

他走在她的后面,看着女孩的身影在前面移动。只是她并不知道她们再也不会遇见了。……或许吧,某个时代的某日在某个场所有可能再会遇见吧,只是不知道能不能互认彼此。

每天看着车窗外同样的景象,Peter 对这一切都已麻木,不会有任何感情起伏。只是自己又无法逃避这每天都必须重复着的事实。有时候,看着一路上这些来去匆匆的车辆及一栋栋由围墙筑起来冷冰冰的楼房,Peter 觉得这座城市毫无生气,人们的生活如此机械。……繁华之地明显就不是安身之处,这里并不适合人们所追求的生活。他有时也会想起为什么自己依然没发逃脱要上班的命运,为什么不能此时此刻就在撒哈拉沙漠里冒险,而且还在沙漠里艳遇了一位阿拉伯蒙面女郎。

公交车照常在该停的站停下,这时 Peter 注意到一位刚上车的女孩,身材够高大、也比较结实、有一双大而圆的眼睛、穿衣打扮也比较时尚,这让她和旁边的人明显地被区分出来。说不上是独立出从,但也和别人明显不同。

女孩走过来时两人的目光遇上了,就坐在 Peter 后面。这样的场景每天都在上演并没有什么特殊,看见女孩耳朵里放着耳机,Peter 也拿出自己的手机听起音乐来、放着 Anders Osborne 的 Flower Box 专辑。终于该下车了,女孩也在同一站下车、大家还往同一个方向走。

这一天下着雨,车照常在该停的站停下。今天再次碰上了这位女孩,已经有些天两人没有遇上。这一次两人的对视时间明显要比第一次长,大家都有了一种默契吧:Hey 认得你,上次见过。这次女孩坐在了 Peter 的前面,下车后两人都找机会互望,走着 Peter 进了一家店去买咖啡,这时女孩也跟着进来了。在里面大家这一次的目光对视,两人明显是有意为之。

关于 「善」與「惡」

匈牙利作家兼藝術家馬利亞什.貝拉來廣州做新書《垃圾日》的分享會,其中討論到了關於人們生活中的「善」與「惡」這個話題。

生活中我們見到的那些被宣揚的「善」基本上都是虛偽的 - 虛偽的「善」。為什麼呢?這東西和「道德」一樣受擁有話語權的階級控制。如果沒有經歷或見過真實的「惡」,那你怎麼會知道真正的「善」呢?只有當你體會到正真的「惡」的時候妳才會明白那些才是正真的「善」。

沒有「惡」哪來的善,沒有「善」哪來的「惡」,一正一反相生相克。所以,我們不要被那些表面而虛偽的宣揚欺騙我們的眼睛和心靈。保持警惕!

一张图告诉你久坐的危害

还是直接看图吧!

久坐的危害

能够随时坐立或站立办公这非常好。觅到两个靠谱的解决方案,而且价格平民及级。

oristand.co 提供了非常简便的产品,由工业级硬纸板快速搭建或折叠的廉价解决方案,只需 $25。
varidesk.com 的产品相对来说移动还算方便,也可以调节高度,但价格贵了不少在 $400-600 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