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处卖的都是假墨汁

我在广州购书中心买过不少次墨汁,每次买到的都是假或劣质品。但这一次却是极其离谱。

最近又在这买了一瓶 齐大森 ,结果发现这墨汁假到和自来水差不多程度一样的颜色了,而且墨汁加水加到这种程度又有一股臭味,这真的让人愤怒。都假到这种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她们卖的 一得阁 墨汁也是这种情况,只不过就没有 齐大森 这个牌子的这么假。

可以说广州购书中心一直都在卖假墨汁,或者是极其劣质的墨汁。一就是 齐大森 和 一得阁 这两家企业作假,二就是广州购书中心卖假。她们之中必然又一个是这样做的。

而文德路的情况呢?上次在这儿也买到劣质或假墨汁,这次的墨汁浓度没问题了,但是墨汁的臭味非常大,这尼玛又是一个做假。说不定在这条著名的书画街上还真的买不到一屏正牌墨汁,广州购书中心这种垃圾地方就更不用提。

当大家都在担忧许多传统的东西没有被好好保护或继承的时候,却总有些人为了经济利益在搞破坏。好的传统知识没有被大家现在所重视的之一也是被她们所害。

一座城市里的过客 – 再次相遇

故事三:

自从上次自我的无声告别后,Peter 根据以往的经验,断定再也不会和那位姑娘在这条路上相遇,以及奢望会其它场合其它地方遇见。可世事有时就这么巧,就在今天,Peter 和她在故地相逢。

我敢打赌 Peter 这二货肯定不会就像他当时所说的那样,再次遇见的话就主动去跟人家说:Hi,我们还能遇见不易啊,我们应该做个朋友!事实就是这样,时光流逝,Peter 故作安然无事,就像自己从来是个不被对方注意过的陌生人。这次 Peter 先下车,当然、两人不会在同一地点下车了。

Peter 跟我说,每当从这边路过,到就要靠近这个公交站时就会想起她。这次,当然是不抱希望地认为不会遇上她。车停下,有人上来,当车上突然出现她的身影时,自己有段时间反应不过来, 这怎么可能,哈。是的,我就这样再次碰见她,我们再次相遇了。而且这个点其他人早已经在上班了……,还有什么好说的,我此时的脑里一片空白。

可是,我就直直地站在她面前那么明显的位置,她直径走过时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她的大眼睛睁的大大的,视线坚定不移。而我就那么一直盯着她看直到她站到我身后方。车内很空旷,她走过来时是无法不看见我站在哪儿的,除非故意。可她就是不把视线转过来,我正期待着我们的再次对视呢!她就这么完全忽视我的存在地从我紧张的眼神中飘过去了。

我怎么能死心,我一定要让她看到我再次站在她的眼前,我想看一下她的表情。依是我转过头回望她,我们的眼神在此碰上了,她那大眼睛就这么瞪着我,似乎已忘记过去所有那些不怎么熟悉的面孔,她很淡定,这和她没什么鸟毛关系,我的生活依然……,我识你是谁。或许她心理早在骂着 Fuck,怎么又是这个傻二,怎么又碰见他了,Shit,真倒霉。

Peter 一边想着回头多看几眼,可又不好意思;一边想着上次自己说的要做的行动,心理不停在耻笑自己,一个傻二,无胆鬼,心不在焉,紧张不安但其实又没有什么发生。只是 Peter 连多看一眼也不敢,转了两三次头,只见对方的视线依然「目中无人」。

南方的冬日下午,天气晴朗,难得的好天气。阳光从唯一的窗子照射入这个被 Peter 称为「没有声音的房间」的房间;光线反射在桌子,乱放的书籍,稿纸和墙上,投影出耀眼的光影。我躺在沙发上望着窗外仅有的一尺天空,能看见冬日的微风在轻轻摇曳,还有这些充满迷幻的光线。外边马路忽近忽远的噪声不停地飘过来,连鸟儿也在叫个不停,还有那个回响严重的喇叭广播声(怎么听这都像一种久远的声音)。

Peter 是个很怪的人,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因为不怪所以才被称为怪人。他进来时我又看到他背着他哪个背包了,只不过这背包我真心觉得很丑。

关于字体排版 leading 与 line-height

leading 指的是两行文本的基线之间的距离,也就是现代排版软件中所说的行距。

01rtdjhlw8r4

英文字体中基线(baseline)和中线(meanline)这个概念,基线之上的部分是上伸区域(ascent),基线之下的部分是下伸区域(descent)。而且大写字母都位于基线以上,顶部稍低于小写字母上伸部分的顶线。

CSS 中的 line-height 则是指对应于印刷行业中填充在两行文字之间的铅条,其中一半 leading 加到文字上方,另一半 leading 加到文字下方。而排版软件一般把 leading 加到文字上方。